当前位置: 六合开奖结果 > 旅游攻略 > 正文

艳遇拉萨,猪猪快跑Ⅱ

时间:2019-11-03 01:07来源:旅游攻略
六合开奖结果,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拉萨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拉萨 作者去了

六合开奖结果,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拉萨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拉萨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拉萨

纳木错

纳木错

当雄

发表于 2004-10-05 15:55

我其实是打着艳遇的幌子去怀念西藏怀念拉萨 聪明的你们 难道看不到吗? 肥妹 肥妹其实并不肥, 那也是在猪猪不知道她的名字前私下给她改的绰号 当然,坏人宋哥是认同的 肥妹是在吉日里混得很独立很坚强很有性格的 明显不那种小鸟依人的娇娇女孩 她不是没有节度的闹着,但一闹起来也非常非常的投入,笑得很高原 她也偶尔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走廊上,点上一根烟 整个人就在袅袅里思考着 有思想的女孩我是很欣赏的 肥妹也来自广州 也是猪猪口中“二楼那帮哗鬼”中的一个 如果说CANDY是一个热情的沙漠的话 肥妹则是一片深渺的海洋 她的眼睛里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自信和睿智 也是那天晚上,在CANDY和战神老大说“我很高兴啊,我辞职了” 肥妹在旁边故作烦恼地说:“我不是辞职,我很惨啊,我老板炒了我啊….” 说完,连她自己也忍不住笑,整个吉日一阵喧闹 无论CANDY还是肥妹的旅程都比我精彩 如果说我是有点刻意地要让自己走去这里走去那里, 而且一个劲地想着走完以后怎么怎么样的话的话 她们的旅行则显得更加轻松更加写意, 她们旅行才是真正的没有牵绊的旅行 在CANDY突发奇想要去尼泊尔的时候,肥妹也一直密谋着她的阿里 肥妹问我:阿里怎么样? 我和说过:那是值得值得去的天堂,但我不会再去了 为什么? 如果去阿里的路还是我四年前一样的苦,我估计受不住了 如果去阿里的路已经没有四年前一样苦,我去干嘛? 但我还是很羡慕很羡慕能走进那一片圣土的朋友的 我去不了阿里,我也无法象三月一样没有目的地烂在拉萨 走完纳木错、看完哲蚌的晒佛后 西藏对我来说,只差一点点,再多那么一点点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要看赛马我要看赛马! 我要看那些盛装的汉子翻飞在马背上! 那原来是我在行程计划中诱惑战神老大的一大法宝 我以为在我的计划中我是能赶上全西藏最大的那曲赛马节的 我真的那样以为 我发誓以后也不再为我没有走过的路去做任何的预测和猜想了 宋哥说:在你们的行程里,是没有办法一天内从那曲赶到白坝的,别做梦了 为了保证珠峰和纳木,我不得不向老大建议放弃那曲 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 听后来去了的朋友说,现在的那曲赛马节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样子了 由于政府的介入,居然把举行的地点改到了一个大体育场里,而且非常形式 那不是我要看的赛马 烂人头领同志一直对我改变行程耿耿于怀 他也是要看赛马的! 好在他在参拜的时候还是挺虔诚的 于是佛祖轻轻的保佑了他一回 在从拉孜回日喀则的路上,眼尖的他看到路边有一群稀稀拉拉聚集着的人 人的旁边有许多辆排列得很整齐的拖拉机 他不解的问:师傅,那是干什么? 我在后座里挺了挺腰,随口说笑:赛拖拉机……. 欧珠师傅定神一看,大叫:是赛马液! 于是,我们就不理已经在前面狂奔着的战神老大 一摆方向盘就扎进那一片人群里 那是一个乡自己搞的小型赛马会 关于看那次赛马和由于看赛马而导致猪猪遭遇旅行中第一次现场大塌方的故事 还是放在《大史记》中戏说吧 关键是那次赛马勾起了我心底的欲望,大叫爽啊爽啊 欧珠师傅一直很不屑,他说:那叫什么赛马啊,在我们老家的赛马才叫好看呢 我记住了“堆龙德庆”这个地方 走蹄了走蹄了….. 还是说回肥妹 猪猪真正和肥妹熟络起来是在那次赛马会上 是的,我和肥妹又去看赛马了 话说猪头小队长头次带队去堆龙看赛马弄到灰头土脸而回后 欧珠师傅在电话狂笑:我不是告诉你是17号开始的吗? 于是第二天我咬着牙决定再去 那一刻,我又坚持了 只是身边再也没有浩浩荡荡的人群了 CANDY和那几个叫嚣着的哗鬼在拿完签证后火速坐班车飞奔去珠峰的那边 能再相信猪猪一次的只有肥妹了 她笑得很宽容,大方地说:没有关系的,就算去不了就当随便坐坐车溜达一下也行啊 拉萨去堆龙德庆县城是有中巴的 但中巴只到堆龙县城,县城是没有赛马的 我看到站在路边拿着大包小包的几个藏族大妈, 厚着脸皮凑上去问:请问你们知道赛马节在那里举行吗? 大妈打量了我一下,笑了:知道知道的,我们也去,你们跟着我们就好 我不相信我总是这样要运气 我相信在高原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好客都是这样淳朴 大妈们居然淳朴得把带的东西往地下一放,对我笑了笑做了个“帮我看看”的表情 然后无比放心地跑到马路对面去采购去和别人谈天 或者,人与人之间本来就应该这样的 一个小时后,一台挤满人的中巴把我们释放在青藏公路边的一片平坦的山谷地里 我和肥妹对视一笑,中巴里都是些当地的藏民,除了我们俩,并没有一个旅行者 我们都知道我都来对了 那才是我们向往的真正旅行 在那一片谷地里,密密麻麻围着很多的帐篷, 帐篷的里面人头涌动着,应该有好几千人的 帐篷的外面是各色各样的交通工具,有大东风、有中巴、有丰田吉普 更多是各款的拖拉机,拖拉机上系着各色的哈达 原来那不单单是一场赛马,那简直是这里的一场嘉年华! 帐篷群里林立着许多小摊子, 有卖各色各样小吃的,有卖着各色各样百货杂物的 人们欢快地在摊子前流连着,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 他们还在大帐篷旁边架起自己家的小帐篷, 或者就简简单单用一匹布幔用车子为柱在周旁圈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 一家大大小小快乐地吃着闹着 这是他们的节日 我们只是恰巧路过 我和肥妹很舒畅地把自己扔进这么一片欢乐的海洋里 努力洗去自己身上无法洗去的汉族和游客的烙印 我们快乐地和那些精灵一样的小孩子们拍着照片 然后努力和他们的家长们沟通着,尽量记下他们的地址,承诺把照片寄回去 有一次我掏出几颗糖送给一个扎着许多小辫子的小女孩 小女孩接过糖果,然后想了一想,蹦蹦地跑回自己家帐篷里 我还诧异中,只见小孩子蹦蹦地给我们捧来一大盘糖果和食物 我笑了,很开心,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快乐 很多很多年前一个朋友写给我的几行字 “原想摘取一朵小小的雪花,却得到一片冰霜铺就的野地; 原想象你要一点温暖的慰藉,却得到你那炽热真挚的友谊; 原想轻轻地轻轻地说声“谢谢你“, 此刻心里,却翻起一股不可抑止,如天如海的感激……..” 用在这一刻很合适 然后就是赛马了 赛马其实在后山那一条长长的山道上举行的 我们只看到本来热闹平静的人群一阵骚动,纷纷朝后面的那片山坡上蜂拥过去 我和肥妹随着大流地在高原上气喘吁吁地爬着坡 但只看见遥远地山道上一阵烟尘一阵欢呼 再然后就是那几个标悍的汉子举着表标示胜利的旗帜策着马在我们面前呼啸而过 再然后就是马术表演了 这才是今天的正戏 在各自快乐着的藏民们慢慢地聚集了,人群一圈接着一圈地围出了中央的一大块空地 大家都在期待着,偶尔有些女孩鼓足勇气从空地的那头冲过那头 然后全场一阵起哄的笑声 我和肥妹和藏民们坐在一起,也没有去问为什么,只是很配合地一起起哄着拍着巴掌 在空地之间有几个用树丫支起的标靶 那些穿着着节日民族盛装的汉子们也牵盛装着的马聚集了,足足有好几十人 他们在一个老者的带领下,叫着号子骑马连续在我们面前飞驰着 周围一阵欢呼声 然后他们圈住马,一个个地在那条不长的表演马道飞奔的骏马上表演起各种各样的马术 他们在马上纵情地表演着, 要么双手离缰,用力地扭动着腰身, 要么把整个人藏在奔驰的马的一边,但手去触摸地上的泥土 要么…. 对不起,我无法用语言来记录下那一个个在马飞舞着的雄姿 无法告诉你们那一个个在我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高难动作 我唯一能告诉你们的是他们脸上都无一例外地展现着豪迈的笑容 我一开始还在努力地用镜头去凝固他们的英姿 但我无法做到 于是我放弃了摄影,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那些在马上翻飞着的身影, 然后和身边的藏民们一起欢呼 欢呼中,我偷偷看一眼旁边也一起欢呼着的肥妹 她也在无比的兴奋着无比地幸福着 那一刻,她也很西藏…….. 从堆龙回来,我真正和肥妹交上了朋友 我们在吉日随便着晒着太阳晒着月亮、胡侃着,狂吃着西瓜 但就是从来没有想过去问她的名字 于是在我的手机里记下上她的电话号码的上面还是玩笑地写着“肥妹”两个字 有一次,肥妹问我:把你那朋友叫来一起玩啊 我知道她是说宋哥,他们口中传说中的301那个大牛人 但我也知道现在的宋哥不太喜欢凑热闹,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笑笑摇了摇头 肥妹也没有说什么,但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渴望 ….. 无论再怎么样去回忆在吉日的日子都觉得是太短太短 何况人来人去人来人去, 昨天谈天说地无话不说的朋友天一亮可能已经不知去了何方 我已经完全不记得肥妹是什么时候离开了 但我已经不懂得忧伤, 我知道,旅行就是这样 我以为,和许多其他的相遇一样,我们故事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收场 我能写的故事总是有意外的 因为生活总是有意外 在我还有一个小时就要离开拉萨的时候 短信响起,内容很简单: “能帮我在吉日定个床位吗?TY” “TY”?我还在迷惘,再看发信息人 “肥妹”,我终于在离开拉萨前知道她的名字 她告诉我,她只是去了山南,她还是要回拉萨还要走阿里的 我帮她拿了一个床位,回信息给她 “床位定好,但我要走了,钱我已经帮你付了,你还给301吧” 我知道她想结识宋哥,这是我能够做的全部了…… 在肥妹回来前的一个小时,我离开了 9月上旬,我走到了喀什,终于和LUCY分开了 肥妹发来短信,说她已经到了狮泉河 我们之间,只差了一条新藏公路 我没有刻意在喀什等她,但我还是很俗地和徐叔轻轻地走了一趟塔什库尔干 从塔县回来,我一个人爬上了东去的火车 在火车开出后一个小时,短信又响起 “猪啊,我已经到达喀什,你还在吗?” 还是在肥妹回来前的一个小时,我又离开了 9月下旬,我走到了喀纳斯 我看到了如风中花舞一样飘落的黄叶,想起要和肥妹通报北疆秋色的承诺 那时候,肥妹刚走到乌鲁木齐 她一听,立马甩下原来要去伊宁的同伴,一个人去赴这个秋天的约会 她问我,我来到的时候,你还在吗?….. 可惜在她还有一个小时赶到布尔津的时候,我也坐上了从布尔津开回乌鲁木齐的汽车 我无奈地笑着给她发信息:天啊,我们之间怎么总是差一小时啊 女孩幽默的回复:那你看看在路上能不能看到我这班从乌鲁木齐发出的快客 我会在里面和你挥手的…… 我知道,我的朋友 就算我再也见不到你 我也会在夜空中和你挥手的…….. 你 感觉到了吗? 阿里猪猪 20041005 新会

发表于 2004-10-01 12:00

我把北疆的秋色深深埋在心底,去酿一壶好酒 在网络上看到NEWNEW、老非又回到拉萨,又在张扬地写着属于他们的拉萨 翻开笔记本,里面居然还有半篇在拉萨起了草没有写完的文章, 狗尾续貂一下,一娱大众 猪猪总是拼命将途中认识的每一个女孩绘声绘色地描成艳遇 可惜他的所谓艳遇总是过眼云烟 我努力尝试把那些已经过眼的云烟从记忆中勾出来, 认真地码些文字 送给那些在路上相遇的女孩 那些注定要相遇的女孩 烂人头领同志曾经在吉日的走廊里笑着质疑我, 猪啊,你过去写的所谓艳遇呢?怎么我一个都碰不上呢? 我笑着笑着回答:是啊是啊,怎么我一个都碰不上呢? 其实我心里暗暗地骂着:你们他妈的不走我怎么敢在手上挽一段艳遇呢? 终于,当他和战神老大酒足饭饱地腾空而去后, 没有了他们的炯炯目光,猪猪终于开始显露他的色猪本色,开始抓狂在吉日一带猎起艳来 广州妹 直到我离开拉萨的那一天,我都不知道广州妹到底叫什么名字, 她或者说过或者也没有说过,但脑子进水的我一直没有办法从记忆中翻出她的名字 但这不妨碍我们每天在楼上楼下亲切地打着招呼 当然,号称走过千山万水的我,是不会唐突地去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其实吉日里鬼混着的广州女孩多到海里去了 但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在说谁 烂在拉萨的那些天里,在吉日晚上最热闹的是二楼, 在那条微微昏暗的灯光映照的走廊上,每天总有一帮人嘻嘻哈哈地聊到12点 看到他们兴奋和幸福的样子,他们都应该是第一次进藏吧, 装着老鸟如我者则在三楼某个阴暗的角落里和宋哥说他们是“二楼那帮哗鬼” “广州妹”是“二楼那帮哗鬼”里面的一个, 是最闹腾的一个 认识广州妹是因为第三次进拉萨的我头一天就一头扎进了她的房间里 别误会, 吉日是允许男女同宿的,据说还酝酿了不少艳情和艳遇 但别人的艳情与我无关 临近雪顿节时吉日的房间就象春运的火车票一样难找 纵然我有宋哥这么一个在吉日牛得不行了的主在也一样 下飞机时,我拨通了那位牛人同志的电话,甜甜地大叫一声:宋哥…. 电话那头慌忙着尴尬地笑着:别别别,你先别宋哥宋哥地得这么好听,房间还没有落实呢 哈哈,原来牛人也有办不到的事情 出租车在拉贡公路上飞奔, 宋哥打来电话,弄到了那天最后的标间,刚好可以安排我的朋友 但是我呢? 宋哥坏坏地笑了,说:“我再帮你找找,大不了你就来睡我房间里的小床…….” 我快乐地笑开了花,好啊好啊…我求之不得啊 宋哥也大笑:你这头猪,我就知道你密谋着我那张小床…. 但我最后都没有享受到那张301的小床 宋哥在我来到前的一刻打听到210今天有一哥们离开 于是,没有等他动腿把我从301踢走,我便自头罗网地一头扎了进去 210是有三张单人床 一个是从北京自驾车来的大哥,每晚拿着手提电脑在折腾 另一个就是那个一刻也不停地快乐着的广州妹 广州妹严格来说不算美女,但有着一种逼人的朝气和热情 她用发带把头发束起,露出饱满的前庭 她一天到晚不停地笑着,整个二楼洋溢着她的笑声 广州妹也是一个牛人,出来也有好几个月了, 先把新疆走了一半,然后一咬牙就跑青藏线上拉萨了 她说,我要等北疆的树叶黄了再回去,哈哈 战神老大惊奇地问:那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呢? 广州妹笑了,笑得很灿烂:我没有工作啊,我辞职了! 烂人头领重重地给了我一拳:怪不得你老来这里啊,原来这是失业人士大本营啊! 我微微笑了,我早就知道,象我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了,我只不过是他们认识的第一个 因为中午轻轻地折腾了一下,又和宋哥狠侃了一通 头一天晚上,我不得不和高原反应互斗了半宿 到最后不得不很没有面子地在太阳出来前爬起来灌下了半杯高原安 广州妹第二天醒来,笑着对我说:你老人家不是第三次来的吗?还反映? 我无地自容…… 但无地自容并不妨碍我以闪电的速度熟络了“二楼那帮哗鬼” 我还不是宋哥,我还是喜欢热热闹闹的日子 广州妹也兴高采烈地和烂人头领他们一起同游了布达拉和色拉 看到他们眉飞色舞地说起辩经,我很宽慰很舒畅 在高原,人与人之间就那么简单,朴实、率直 其实人与人之间本来就应该那么简单 大家都应该笑得象得象格桑花一样灿烂 吉日只是一个驿站 于是,我们去了珠峰纳木错 广州妹也邀到人去了林芝 没有来得及说再见,我们匆匆地分道扬镳 五天后,由于有宋哥的照应,我们顺利回到了吉日,并且雄据了三楼 当我们终于可以很懒散地坐在三楼走廊上奢侈地浪费着时间晒太阳时 我们看到了登记室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是广州妹,依然束着头发,依然叽叽喳喳地洋溢着她的欢笑 无论拉萨再开多少家旅馆,大家还是不约而同地爱上吉日 爱上吉日那条走廊、那片阳光 宋哥是这样、我是这样、广州妹也是这样 她抛弃了青年旅馆的免费上网、免费早餐,还是费尽心思地挤回这个天堂 两场高原豪酒后,战神老大和烂人头领微醉地扇动翅膀,腾空而起 吉日一下子静了,再也听不到我家乡的土话 然而我总是守不住寂寞的 在门口挥手告别朋友不到一个小时,我便开始在二楼折腾 那帮哗鬼们都在,我轻轻地说:今天堆龙德庆赛马,谁去看? 大家都一下子从懒散的状态中跃起,大声说:去去去,一起去 广州妹更加夸张,一边拍着认识的人的门,一边在走廊里扯开嗓子大叫: 有去看赛马的吗?有去看赛马的吗? 我笑了,也看到站在301门口的宋哥也笑了 这才是吉日 这才应该是吉日…… 但猪头小队长这次失算了 他只是道听途说知道这两天在堆龙德庆有赛马 但具体时间具体地点统统都不清楚 但他还是带着一帮哗鬼打了两辆出租车呼啸而去 天上开始不合事宜地飘起了雨 雨下路旁有一帮不知所措的驴 大家看着猪猪在折腾地问着,打着电话 然后看着一脸歉意的猪猪从马路对面走了回来 他向大家深深一鞠躬, “不好意思,赛马节是明天……….” 大家都很宽容,说:明天明天再来 旅行者的明天总是很难预算的 在猪猪准备再带队跑一次看赛马时,很多人已经不得不离开了 包括广州妹 她刚刚收到家里寄来的护照 她要和几个哗鬼一起赶去珠峰的那边 那个我也认为是天堂一样的国度 于是,在从我笔记本上抄了几个我年初记下的旅馆饭馆后 我们也这么轻易地分别 同样地,由于矜持,我也没有问她的电话 只是说了句:9月下旬我也应该在北疆的,有缘的话,我们会再见的 有缘的话……… 缘分真是件鬼东西! 我在禾木的时候看到一队马帮,马上有一家伙冲着我大叫 “江门的那位兄弟,你好啊” 我礼节性地挥了挥手,然后想了半天 那是“二楼那帮哗鬼”中的一个……. 那一刻,我想起了广州妹 她现在在那里呢? 三天后,我从喀纳斯回归 由于要赶着为自己编织翅膀,我要一个人坐上那班从布尔津回乌鲁木齐的夜班车 正当我和香港美眉依依不舍地道别时,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我的眼角 是广州妹! 我顾不得身边女孩的嫉妒的眼光,快步向前轻轻地握了一下广州妹的手 笑着说: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你看…….. 广州妹笑了,还象在拉萨那样灿烂 我们坐上了同一班的不同两辆车,但这种重逢的喜悦事实上冲淡了我的离愁 我忍不住向肥妹发了一个信息:那个和你一起后来去了尼泊尔的广州女孩叫什么名字? 肥妹回复:哦,是CANDY…….. 肥妹的故事 下次再说 阿里猪猪 20041001

纳木错

哲蚌寺

罗布林卡

发表于 2004-10-07 14:11

不是艳遇不是艳遇 我怎敢把这么一个名女人的相遇厚颜无耻地写成自己的艳遇呢? 杜丽莎 杜丽莎并不姓杜 熟悉不熟悉的朋友都亲切地叫她莎莎,或者傻傻 莎莎是个名人 起码在我一直鬼混的那个网站上她是鼎鼎有名的 那是猪猪初出茅庐时鬼混的第一个网站 那时侯那个网络还没有以中国旅行的旗手自居 那时那个网站还远没有现在那样喧闹 在那里鬼混的一帮人都很轻松很坦率 那里有猪猪第一批网络上的朋友 和很多混网络的人一样 猪猪也在几年间在那个网络里经历了试探、投入和淡出 然而由于自己的一点点私心一点点虚荣, 我始终没有完全脱离那个越来越热闹的BBS 我开始潜在水里 但我还是一篇一篇地往那里扔自己在旅途中的无病呻吟 只是不再介意有没有加精有没有点击有没有赞赏有没有漫骂 也不再轻易象最初一样认真地回复热情地和相识不相识的朋友打招呼了……. 但在那个网络里一些出类拔萃的人我还是有印象的 例如那个文笔细腻作风豪爽的莎莎 她很快活地出没在我常潜着水的几个俱乐部,呼着朋唤着友 我似乎在字里行间里看到她豪迈的笑容 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真的有一天可以见面可以聊天 女孩对于我来说,只是网络上的一个符号 直到另一个本来高不可攀的符号走下了网络,走到了我的面前 她对着在她对面滔滔不绝的我说:你又打败了我曾经有的错觉 她的错觉是:善写的人通常不太爱说话。 实际上,她说“击败她曾有的错觉”的头号人物就是莎莎 她告诉我:其实你们俩都是我认识的非常话密之人, 真不敢相信你们坐在一起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 然后,在高不可攀的引领下,猪猪在那个太平洋彼岸的俱乐部里闪亮登场 那时候,那里真筹划着那个俱乐部里最激动人心的一次召集 他们已经在国内国外纠集了浩浩荡荡的大军 莎莎也在其中,摇旗呐喊着 他们的目标:拉萨 那是我的家我的天堂 我装着很老鸟地帮他们修正了一下行程,在他们的帖子上回了一句: “你们来吧,那时候我应该也在” 想了想,好象还不够意思 于是就非常不要脸地勾引了一下那个我注定要相遇注定要认识的女孩 “我说当你的她们和我的他们离开后,我们是不是一起吃点什么?” 莎莎在回复中狂笑:哈哈哈,吃就吃,谁怕谁……. 8月,拉萨骄阳似火 比拉萨的骄阳还火的是我看球的澎湃热情 是亚洲杯决赛 决赛的那天我在拉萨 很多年前就说服自己不会再为那种垃圾中国足球队付出任何关心了 但到了这支垃圾球队在十多年后居然磕磕碰碰地走到了亚洲冠军边缘的时候 我还是从衣柜里翻出那件红白相间的中国队球衣,义无返顾地带上了拉萨 我爱国, 而且是爱国的鹰派, 我不喜欢日本 输谁都不能输给小日本的! 我们早早占领了吉日里面香格里拉二楼酒吧最好的位置 我没有穿上那件中国队,只是拿在手里挥舞着 战神和头领在一边起着哄一边和他们第一份藏餐拼死拼活 一身火红法拉利的宋哥不近不远地坐在酒吧的另外一边, 和他坐在一起浅浅地尝着啤酒的是那位传说中的丫头 我们互成犄角,在我们中间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小日本,叽叽嘎嘎地说着鸟语 球赛开始……. 其实这场球打得并不好看 小日本先进球 我们一阵叹息,中间那几个小日本叫唤了几声,然后看到我们严厉的眼神,蔫了 这时,我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短信响起:我们已经到了拉萨,你在那里? 是莎莎 比我先出发走完青藏路看完当雄赛马的她反而比我迟来了拉萨 我匆忙回复:我在吉日二楼酒吧看球……然后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头上的电视 几分钟后,电话又响起 我一看,还是莎莎发来的:我已经在二楼,你在?…. 我拿起手机刚想回复,突然看见面前走过来三人 当头的那个女孩笑得很开朗,很灿烂,她自信对我说:小猪? 我笑了,伸出右手,迎接我又一个从网络走下来的朋友 没有办法用文字来形容莎莎的相貌 她不是一般人眼里的那种美女类型 但她又拒绝我用“有气质”这个词来形容她 她认为只有是丑女别人才会用“有气质”这个词来形容的 但她事实上真的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孩啊 算了,说她很有“味道“吧……. 老大和头领挪开位置让莎莎她们坐下,然后在一旁坏坏地看着我 可是没有等我们客套几句 中国队老李明进球了! 整个酒吧一阵沸腾,我拼命地晃动着手中的球衣,欢呼着 老大、头领拍着桌子,挑衅地向着旁边的小日本嚎着 连远处的宋哥也在乐呵呵地拍着巴掌,又开了一灌啤酒 球赛继续,我瞄了一眼明显对足球兴趣不大的莎莎 满怀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看完球再和你们聊 莎莎那一刻有点矜持,宽容地说:你先看你先看 然后,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而我,就在名女人面前拙劣地献上一场拍桌子骂娘的表演 正在我骂骂咧咧地带着莎莎她们离开时 原来有比我还犟的人 她盯着那些得意地喝着酒的小日本 一罐一罐地往自己的喉咙里倒酒 “凭什么让小日本爽?他们不走我就不走…横横“ 是丫头 丫头的故事我还是不说为妙,小命要紧啊…. 回到306 我浅浅地和莎莎她们谈着些旅行的事情 在她身边的是海那边的CONFUSE和海这边的的A-SEN 那都是很不错的旅行者, 但我还受着球赛的影响,明显密得不是状态 莎莎也一样,除了我们之间很快就没有初次见面的生涩外,她也在矜持着 连高不可攀也没有料到的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居然很快没有了话题 我只好把他们拉到了二楼,和那帮哗鬼一起交流着一起闹着 我在旁边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笑着….. 再然后,我们先后离开了拉萨 她们去了林芝去了察禺去看了灯人 而我则又走了一趟珠峰终于去成了纳木错 我以为我和莎莎之间的故事就这样以网络上流行的“见光死“结束 我以为……. 直到那一个清晨……. 那个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清晨,在哲蚌寺的门口 那是一年中哲蚌寺最重要的时刻 晒佛 雪顿节来了…….. 我挤在售票处的窗口 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和喇嘛争执着为什么有导游证也进不去 声音很熟悉 是莎莎 我用手指捅了捅穿得象小熊一样的她,也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她回头惊讶地看着我,报以一笑,继续和喇嘛争论 我只是用手比了一个通电话的手势,然后和老大头领一头扎进汹涌的人海里 晒佛的故事以后再说……. 看完了晒佛, 接着喝高了两夜, 老大和头领也终于离开了 再和CANDY、肥妹折腾看完堆龙的赛马 我突然醒悟,想起自己在网络上的戏言,给那个同样开始落单了的莎莎发信息 “吃饭不?” 回复得很爽快。“我来找你” 首战于冈拉梅朵,宋哥作陪 但看到他只顾自己地享受着皮蛋瘦肉粥和蔬菜沙拉,而根本没有兴趣和我们搭话时 我剽窃他的名人名言:好了,吃饱了,没你什么事了….. 宋哥如释重负,拍拍屁股走人 猪猪于是瘫在沙发上单挑叉着PIZZA在暴啃着的莎莎 这一密,密得烽烟滚滚、密得日月无光 我是终于遇上对手了, 我感叹:这年头,这么坦率这么善谈的女孩真的不多了 冈拉梅朵里面那几个昏黄的灯泡发出的淡淡柔光 昏黄中的我们不时爆出真诚的笑声 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我们究竟谈了多少东西, 关于旅行关于人生关于爱情 但那些时刻,现在想起来都很陶醉很陶醉 大家都是非常非常能侃的人, 但太阳不等我们月亮也不等我们 待猪猪力尽叫停时,已经是满天星斗…….. 我们走出冈拉梅朵, 她回雪域,向左走 我回吉日,向右走 休整一天后,两密再战于突击营地 挥舞着刀叉 同样的愉快 同样是猪猪大败 我唯有提议:我投降了我投降了,我带你逛逛拉萨好不好…… 女孩笑了:那当然了,你是老鸟,你是大师嘛…. 我们走进罗布林卡, 这个平时要60块门票的地方终于放下了高不可攀的面子 我们和藏民一样买了3块的门票走了进去 我们看着那些树荫里的野餐的一家一家快乐的笑容,友善地笑着 我们看着那些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一张一张面孔,用力地鼓着掌 我们快乐着,和那些快乐地逛着林卡的人一起快乐 我们走进木如寺 这个经常被人遗忘的小寺庙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迎来了唯二的游客 但它有着我们期待已久的宁静和真实 我们和喇嘛们打着招呼、聊着天,并且和他们一起拍照 喇嘛笑了,象殿前殿后那些盛放着的小红花 莎莎高兴得象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着 尤其当她在木如寺房顶看到那从来没有从任何照片看到过另外一个角度的布达拉时 她幸福得无法形容, 她恐吓我:我说小猪啊,你一定不能告诉人这个地方,也不能在游记中写出来 这里,是我的秘密花园…….. ……. …… ….. 对不起,我还是写了…… 我请吃饭请喝酒陪罪行不行?……. 阿里猪猪 20041007

编辑:旅游攻略 本文来源:艳遇拉萨,猪猪快跑Ⅱ

关键词: